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史论 > 大都会博物馆的历史与未来(图)

大都会博物馆的历史与未来(图)

2019-05-17 14:06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为从事考古与文博专业多年的人,无论在当年考大学填报“考古学与博物馆学专业”时还是毕业多年后,对这个在设立在考古学下的二级学科总是“雾里看花”。直到从学生时代对西方博物馆的参观和了解,以及此后对各类型博物馆的见学中,我才逐步思考中国文博事业发展和践行中的得与失。

目前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大众对精神层面的热切渴求,体现在参观博物馆的人数年增幅在1亿以上。中央及各级政府对考古文博事业提供了大力支持。2017年底,全国各级政府备案的博物馆达到5000多家。高考及研究生招生考试中也出现了“考古热”、“文博热”,社会上各种性质、类型的博物馆(包括历史、考古、美术)以每年新增180家的速度纷纷筹建,各大文博专业的高校也建立了自己的专业策展人团队。

种种现象表明,中国的文博事业似乎正在蓬勃发展。然而,匆忙搭建的私立博物馆,藏家和文物爱好者穿插其中,博物馆学科的定位与行业运营也开始出现混乱迹象。立馆之后如何办馆、运营、布展等实际问题,不仅涉及博物馆事业自身的发展,还关系到考古学大众化、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以及考古成果如何转化等重要的跨界课题,牵涉文创产品的发展、文物市场的规范、大众价值取向如何与地方民生和政府各部门协调等问题。这些挑战如何应对,值得思考。

大都会博物馆的建筑外观

通过分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及国内外的知名博物馆,笔者认为以下方面值得借鉴:

(一)团队设置与人才培养

“大都会”的历任主官,从首届馆长、军事家出身的塞斯诺拉,到鼎鼎大名的埃及学家赫伯特·文洛克,再到执掌博物馆长达31年的菲力普·德·蒙特贝罗(Philippe de Montebello,曾在纽约大学的艺术学院取得博士学位),大部分馆长是具有考古学、博物馆学及艺术史专业背景的学者,所以定位上逐渐形成了以学术、教育与公共服务为主的共识,不是单纯的艺术品累积与展示。

机构中除下设主管行政、教育、展览的副馆长和总经理以外,博物馆内设机构还有传播市场及政府关系部、设施管理部、艺术品保护部、武器与盔甲馆部、服装研究馆部、绘画及装饰艺术馆部以及各地区艺术部等共19个不同部门。除了集科研、决策与策展的核心团队以外,还设置有专职经营、维护、借展、撤展、换展等业务的服务团队,以及用于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网站维护的信息团队。其中法律顾问团队提供法律咨询与拟定合同,处理捐赠基金会与私人捐赠,即甲、乙双方利益和意愿的协调方,并保证签署过程和后续操作的合法性。

此外,以梅隆基金为代表,“大都会”与诸多基金会合作设立人才培养基金。从本世纪初,他们已与中国国家文物局合作,资助国内博物馆学科内的中青年骨干赴美访学。20年间,每年都遴选出候选国家和美国其他地区的青年人才参与由“大都会”主办的交流奖学金项目。

在艺术方面,它更是美国少有的对艺术天才少年的资助方。这并不是财大气粗的“撒钱”那么简单,奖学金机制已成为“大都会”颇受美誉的人才培养机制,不但低调地向世界各国宣传其立馆宗旨、经营理念和艺术品位,更着实培养了一批青少年艺术家、博物馆学家、文物鉴赏家,这种良好的人才储备成为未来发挥关键性作用的“软实力”。

2018年11月,在杭州召开了首届”全国高校考古、文博专业学科建设工作会议”,笔者通过参会得知,截至2018年,全国共有50多所院校开设了文博专业,每年培养了大量的博物馆人才。各类博物馆建立以后,团队建设和人才梯队的培养是开展各项业务、研究保护、组织管理博物馆事业的基础工作,无论大小,任何一家博物馆良性的可持续性发展,都必须优先考虑具备团队意识的中坚力量。

(二)运营成本平衡

在美国,除了极少数几家博物馆,如性博物馆等,明确是以盈利为目的,其他98%以上的博物馆,均为在保证正常运营的前提下,不以盈利为目的。即便打着公立博物馆的旗号,最早也是以基金会和私人收集文物的形式开设,因为在美国,私立博物馆的建立远早于后续由联邦、州、市、镇等接管和建立的公立博物馆。

其实不少私立博物馆,建设中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比如建设地块的使用权、场馆建设中的政府财政补贴及各种政策优惠。多数博物馆在建馆之初,就难以做到公私分明,经营方面更存在公为私用的现象。比如门票固定收费,公立博物馆加收临展与特展的费用。

近10年来,由于经济状况变化,各个博物馆都出现了预算资金缩减的情况。由于艺术品价格、保险费与人工费的持续增加,常年亏损的状况不是特例,不少博物馆甚至出现了连办临展的费用都拿不出的局面。

如何保证运转良好,搞活展览和文物,是全球博物馆都面对的问题。除借鉴不同的建馆机制,更应学习博物馆运营方面的经验,积极进行成本核算,同时吸取欧美国家办馆的教训,少走弯路。例如,公立博物馆是否都要门票免费。

中国大多数博物馆,全年免费不说,特展、临展也几乎不收钱。一方面,特展、临展需要本馆、本省甚至国家财政给予补贴;另一方面,资金不足会导致展陈质量下降,形成不良循环。

大都会博物馆的门票收费改革表明,取消门票捐赠制度,并未影响游人的数量和热情,大部分观展者表示愿意拿出13-25美元,参与体验。尽管文物是大众的,原则上应该免费展予受众,但博物馆运营需要成本,进行维护、建设和运营,以及人员保障、人才培养、文物保护等。

(三)人文精神的坚守

对于博物馆来说,它不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小众资源,理应更多服务、教育大众,并从中获得全社会的关注与支持,进而成为艺术界、文化界、学术界和收藏界的热点和焦点,带动全社会对艺术、文化、历史、民族的关注,推动相关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博物馆理应是学术界、政府与大众接触的前沿阵地,应该“接地气”。这一点上,不少国外博物馆经验更为丰富。

以纽约为例,尽管曼哈顿是世界金融和商业中心,土地资源稀缺,地价高昂,但是著名的“博物馆英里”沿线集中了包括“大都会”在内的十几家博物馆。纽约市因此被评选为世界最佳文化之都。文化建设更能抚平人心,人们议论起来会说:“没有什么比充满活力的文化生活更能表现纽约从9·11中的复苏。”

而良好的城市文化生活中,博物馆“扎堆儿”,意味着集教育、学术、历史、收藏、休闲、娱乐于一体的新文化中心。

在华盛顿,以国会大厦、白宫、方尖碑、林肯纪念堂、杰斐逊纪念堂为节点,“国家广场”周围聚集20余家展馆;洛杉矶好莱坞地区,有近10家不同主题的娱乐文化博物馆;休斯敦也形成了11家博物馆组成的 “博物馆区”。在当代美国,博物馆加速成为新的城市广场。在馆内、馆前,常常举办各类音乐会、颁奖典礼、学术研讨会等活动,甚至各种政治宣传、筹款活动和纪念仪式也常常借博物馆的场地举行。

美国是个新型移民国家。而现代都市只有博物馆能体现出文化纽带的作用,把文化、观念、种族差异巨大的人群聚中到一起,发挥了培养共同价值观念的作用。

中国的博物馆发展不过百余年。参照成功经验可知,博物馆绝非高高在上的“象牙塔”,而是大众接受反馈、共同参与践行的最佳公益平台。应该在办展频率、宣传方面加大力度,灵活处理开馆时间,充分利用场馆优势,组织开展大众参与庆祝、表演等活动,及时与主流媒体沟通,举办专为媒体人做推介的预展等。此外,需要考古、文博相关专业的机构和专家建言献策,对博物馆进行广泛、全面的人文艺术“包装”,使其走向社会、走近百姓,发挥文化殿堂和纽带的作用。

(四)丰富馆藏文物

中国的博物馆在弘扬自身的历史文化方面取得了成功,但对世界其他文明发祥地、其他欧亚国家和世界其他角落的重视程度却显得薄弱。一方面固然因为人才缺失,另一方面是因为对国际市场上拍卖和出售的文物,对其来源、背景和文化不够了解。最重要的是,国人由于对传统文化优势的盲目自信或盲目自卑,缺乏收藏域外藏品的能力和观念。

应该购买哪些藏品,更应结合博物馆自身制定的预展计划和未来发展方向。除了在海外购买和回收本国文物以外,更应该积极关注世界其他地区的民族与文化,接纳世界史、外国考古学、艺术史、装饰艺术等多方面的人才。

最近几年,加拿大、法国、德国等众多国外知名博物馆与中国的各级博物馆联合举办展览,如在南京、郑州、沈阳、广州等各地举办的木乃伊及埃及文化展,就吸引了观众和媒体注意力,一时成为文化热点。

大都会博物馆里的埃及文物

若继续与以更多海外知名展馆合作为前提,则更应该考虑购买部分有代表性的其他民族与文化的文物,来丰富中国的馆藏种类和数量,培育出国际化、包容化、多元化的展馆,及具有全球视野的下一代博物馆人。

为了公众,为了研究,为了有趣

无论你来自地球的哪个角落,在“大都会”能获得一种久违的归属感,陌生又熟悉。我心目中的“大都会”,既不是自由与民主的宣讲者,也不是金钱交易背后的“补偿”之作。它让人们看到,美国独立后,人们拿着珍贵的“第一桶金”,去寻求精神与价值的“伊甸园”;在工业化、全球化的150年间,“大都会”参与并见证了纽约、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成长与快速发展。以“大都会”为代表的世界顶级博物馆,在市场与艺术、私人与公益、文化与大众之间并存与融合的探索,给我们提供了宝贵经验。

当我们通过参观、体验去探知博物馆背后的故事,会发现其不容小觑的“软实力”、灵活的建馆和多种经营模式、常换常新的馆藏文物等等。这些现象背后是博物馆成为教育、培养与交流的平台,成为不断引领世界“潮流”的“殿堂”和联通不同文化群体的纽带。如同“大都会”另几项著名展馆“现代与当代艺术”、“可视化存储厅”,“服饰艺术展馆”等,它们对世界一体化的进程、后现代艺术形式的普及、寓教于乐等方面所作出的贡献,是显著的。与其他历史考古类博物馆类比,大都会更是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它不断提醒我们,作为博物馆所拥有的更多可能性。

大都会博物馆里的罗丹雕塑长廊

多年的修建让博物馆的主体建筑不断“扩张”。最近一次大面积装修花了20年时间。如此费时费力,是为了达到三个看似简单的目的:接近公众,方便研究,让博物馆变得更有趣。这也道出了“大都会”的社会功能与发展模式。

博物馆学(或博物馆研究)是英美大学中的主要专业。学科培养教育方面拥有盛名的英国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所主办的《博物馆与社会》杂志颇受好评,正如其办刊宗旨中提到的,“我们是为找到学术讨论与博物馆事业新的结合点,在世界视野下融合理论与经验两者的优势,而这一切要以博物馆为中心”。

这里所谈及的“新博物馆学”,已超越对立馆办展的理解,以重新构建博物馆的目标和运营为基础,旨在广泛接触与探讨博物馆与社会的关系、博物馆观众与沟通、展品与展览之间的关联,以及如何与地方民生与区域文化进一步融合等相关议题。

从这些知名博物馆学系的课程设置上,其学科背景中不仅囊括了史学、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艺术等传统人文社会科学,更与心理学、传媒学、管理学、教育学密切结合,并在普修各种跨界领域课程的基础上,将学科引入研究生、博士生课程。海外高校的博物馆学专业学科建设,具有一定的创新性与实验性,最终对学术前沿与博物馆的实践工作起到积极的影响作用,形成良性循环。对中国博物馆学科的重塑和行业内相关问题的解决,高校人才培养既是必经之路,也是重要的破解之法。


责任编辑:桀栗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juruej.com.cn)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

时时彩官网